黑马的几种特殊形态(二)


2、洗盘创新低的黑马形态  洗盘创新低的股票,往往是多种因素相结合的产物。首先,洗盘时恰逢大盘连续走低,市场买气极为薄弱;其次,主力吸筹时间极长,已获得大量筹码,对股价的走势拥有绝对的发言权;第三,保密工作做得极好,市场对个股基本面方面的变化根本是一无所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主力杀跌时缺乏买气支撑,造成股价创新低。既然如此,股价创新低所用的成交量必然是极少的,主力往往只用很少的筹码就达成了杀跌洗盘的目标,而拉升时则极为轻松。也正因为如此,这类股票有很大的概率成为一只超级大牛股。  
那么,在实战中,我们如何判断一只曾创过新低的股票此前已有主力介入,杀跌只是洗盘呢?如何肯定该股不是在创新低后才有主力介入,从而演变成标准的黑马图形呢?作为少有的范例之一,我们可以结合英豪科教(原“广华化纤”,代码为600672)建仓时的表现,来具体分析这类黑马的技术特点。
  广华化纤无疑是沪市中有名的超级大牛股之一,该股自1997年以来,几乎年年有行情,股价累计升幅高达900%,更别提每年的上下震荡所创造的投资机会了。仔细观察,我们发现,主力在1997年初时即已介入,并不断吸纳。1997年3月至8月,是该股的强力收集期,股价曾从6.10元涨到近10元,此后在7元附近盘整。1997年底时曾有一个加速收集动作,但1998年初时,由于以四川长虹为首的绩优股行情全面见顶,大主力开始摈弃绩优股投资理念,造成大盘暴跌,指数1月13日时曾一度接近跌停,市场环境极度恶劣,广华化纤的主力也趁机连续杀跌,至1998年3月12日时,股价最低达到5.95元,创出新低。此后,该股开始了其漫长的价值发现过程,一只超极大黑马诞生了。那么,我们为什么判断这种创新低属于主力建仓后的杀跌呢?首先,成交量累积全部集中在1997年3-8月,此后的整个拉升过程中,不仅成交量度累积远远小于这一时期,连单日成交量也未曾创出新高;其次,大盘在1997年5月份见顶,6、7月连续暴跌,而广华化纤却从6月初起进入盘整,此后不论大盘涨跌均不改变极窄的振幅,走独立行情的特点极为明显,这是强庄已控盘的典型征兆。
  另一个可供参考的是ST吉诺尔(现为“中讯科技”,代码为0669)1998年建仓时的表现。根据我们的分析,该股主力建仓活动开始于1997年下半年,当时吉诺尔业绩急剧下滑,股价大跌,然而在跌至7元附近时开始有明显吸纳痕迹,股价构筑了一个三重底,成交量创出历史新高。由于该股流通盘甚小,吸筹较为困难,因此主力随后进行了长时间震荡。但1998年5月,管理层推出ST制度,吉诺尔不幸入选,由于属新生事物,投资者大为恐慌,纷纷抛售,主力趁机大幅打压,在成交量极小的情况下,股价一路下挫,最底曾跌至6.41元,但此时成交量已萎缩至每天十几万股。此后,经过两个多月的震荡,股价在1998年8月底开始拔地而起,连续涨停,一口气涨至18.50元。该股此后每年都非常活跃,2000年初最高股价曾达到29.30元,主力明显已绝对控盘。
  为什么主力敢于杀跌时创出新低?因为当时市场对其题材根本没有认识。广华化纤属于沪市中最早的重组股之一,存在着股权转让、资产彻底置换、行业属性转变等诸多重大题材,而当时稚嫩的中国股市仍沉迷于四川长虹之类的绩优股神话中,对于资产重组概念根本还没有足够认识。至于ST吉诺尔,由于首批戴上“ST"的帽子,在主力的诱导下市场出现恐慌情绪,从而杀跌成功。
  当然,有时候,主力建仓后股价之所以创出新低,并不是主力有意为之,而是发生了主力无法控制的基本面或政策面方面的变化,此时的创新低纯属被动。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ST振新(0518),其前身为苏三山,在其因连亏3年先被停牌后被PT之前,明显有主力介入,成本应在6元以上,但却因股票交易制度改变而无法脱身,股价最低曾跌至4.80元。2000年初,借助公司重组成功、转为ST交易的创新题材,该股连续涨停,直至13.32元才打开涨停板,主力终于得以解脱。但当初的窘况恐怕也不是主力有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