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开与突然拉升(图解)


  开盘价往往决定着股票一天的走势,也一直是投资者关注的重点,很多股票都是在开盘价上做文章,希望因此能对投资者做出有利自己的引导。开盘有多种形式,较引人注目的一种是出现明显幅度的高开。  

  高开有两种可能,第一,有准备的高开。这种现象在股价强势拉升过程中较常见,因个股所处的不同运行阶段有不同的差异,这种有准备的高开具有鲜明的目的性;第二,没有准备的高开。市场出现较强烈的求大于供的现象,导致股价以市场行为自然的高开,这种现象经常出现在突发性利好的时候,降低印花税或者暂停新股上市,对整个市场来说,是系统性利好,市场有较强的短暂的买进需要,当日大多数股价明显高开,属于一种突然性利好导致的高开,同理,对于一只股票而言,有突然性利好时,也会出现高开,不过高开的情况比较复杂,这里又分两种情形,一,主力实力较强,并在利好公布之前已有一段时间的筹码收集行为,这时应对突发性利好,虽然有些匆忙,但会在较短的时间做出相应和正常的变化。在盘面上,这种情况的股票经常高开幅度较大,但在集合竞价时对应的撮合量并不大,因为主力有信心往上拉升,对于开盘后的走势有应变策略;二,市场没有任何准备,或者有些不太明确的反应,但整体而言,属于没有准备的状况,此时运作其中的主力还不想这么早暴露,有突发利好时,股价高开的幅度必然不大,但集合竞价的撮合量却很大,原因和前者相反,主力没有信心,或者说实质上是不想就此拉升。

  例如,2001年11月28日的宏源证券没有准备的高开。中国证监会在前一天宣布,决定调整证券公司增资扩股的现行政策,凡依法设立的证券公司均可自主决定是否增资扩股,证监会不再对证券公司增资扩股设置先决条件,这一新政策对证券公司增资扩股,放宽了条件,简化了程序,对券商来说是重大利好,宏源证券属标准的券商概念股,于是当天开盘该股在此利好的影响下,高开3%左右,集合竞价撮和量有十万多股,与前一天全天成交不足五十万股比,属明显放大,之后股价出现急速的拉升,但成交量始终没有有效放大,股价最终冲高回落。根据以上的分析,这种现象属于主力并不想借机拉升的走势,由此判断股价的后市走势,可能还会有较长时间的震荡整理,而且当天的上涨不能与主力的步伐协调,整理的时间会比正常情况下延长。

  这种没有准备的高开很多见,如果得出这种判断,短线的操作策略应该是逢高卖出,在有利好的情况下该涨不涨,日后一定还会有低点,这种盘面走势意味着正面临着较有把握的做差价的机会没有抛盘怎么拉升,这个题目让人心生疑惑,的确,看起来非常矛盾,但是在股价上涨过程中确实就有这种没有抛盘的拉升,仔细观察个股的分时走势,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种好像不合理的合理存在。

  在分时走势中,我们可以经常看到股价成交手笔突然放大,并有较强的连续性,不禁会想,为什么会有人突然齐心协力的买进和卖出,但事后看到股价下跌或上涨的结果,可以推测这种买卖可能是市场中大资金和重仓持股者想要吸引市场投资者关注和参与的大张旗鼓的表演。通常情况下,在分时走势中,股价会突然大规模放量,急速上涨,那种涨势不可挡,在很短的时间里,不加任何思考的对上方出现的有规则的均匀的大买单毫不犹豫的通吃,此时有个最明显的特点,股价直线上升,回调时间短暂,这种盘面的语言仿佛告诉人们,想买就高价追买,而且股价有强烈的上涨欲望。


  如果说,主力的目的是让这种涨势给市场投资者一种示范效应,希望别人参与,那么主力是想要卖出,但盘面表现主力却在大笔买进,此时只有一种可能,该股在当时其实没有抛盘,所谓主力吃掉的大笔卖单是自己的,初听没有抛盘不太可能,但事实上,这种例子屡见不鲜。比如东方电子,股价从24元多一路跌到4元多,在这么一段长长的下跌过程中,该抛的早就抛了,没有人看到4、5元的低价还会再抛,相对而言6元也是非常低的价格,一样不会再想割肉求生了,所以在这种极低的价格区间,如果股价反弹,并不会有抛盘的,这是一种合理的市场情况,那么东方电子在去年11月放量的上攻,卖出的量只可能是自己的,当然最初买入的量也是自己的,分时走势中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这种不合情理的有规律的交易。

  比如2001年11月22日,该股上午停牌,下午复牌后,股价一口气到涨停板,只有一种可能会走出这种走势,就是市场没有人抛售,这是一段没有抛盘的拉升。为什么会这样,解释只能是主力通过这种强烈的上涨势头吸引市场永远存在的投机客而出货,而东方电子跌到几元后仍有人出货,综合分析技术面,这是完全成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