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职业权证炒手的苦与乐


 一位职业权证炒手的苦与乐 编者按

  宝钢权证8月22日在万众瞩目中正式登陆A股市场,阔别市场9年之久的权证市场重新开闸。作为一种高风险的金融工具,宝钢权证上市连连创出惊人价格;仅仅一个月后,又跌破上市发行价。云卷云舒,只在瞬息之间随即,新钢钒认沽权证破题,武钢美式权证亮相,长电权证以及券商备兑权证上证50ETF权证也呼之欲出据亲历者言,9年前许多股民根本不知权证为何物,而无数人“死”在上头。今天,我们用职业权证投资者的故事来见证成长为理性投资者的涅槃过程,与欲试水权证的投资者同鉴同勉而权证不仅仅是一个“炒”的工具,我们应该用更开阔的视野来认识和利用它,权证的出现,将带来更多复杂精巧的套利技术

  “宝钢权证的走势和我预期的一样高开低走。开市后我在1.45元买入,第二天1.9元卖出,打了一个短平快。事前也估计到正股可能跌,它的认购权证反而有暴涨的机会。”

  职业炒手张翔高兴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张翔说这次炒宝钢权证仅动用了5万元,占他A股投资组合中资金的4.15%。他认为宝钢权证由于是第一支挂牌的A股权证,不好把握走势需要谨慎从事,所以尽管觉得有很大把握,仍然只动用了非常小的资金。他说:“事前我首先考虑是否能亏得起这5万元。”

  炒认股权证在深圳并不是件新鲜事。事实上,在2001年A股市场不景气时,已有部分胆大的投资者将资金转向一河之隔的香港炒H股,一些激进的投资者更是开始炒带杠杆比率的“涡轮”(认股权证),张翔便是其中一位。顺风顺水初尝甜头

  张翔在1996年到2000年牛市期间从A股上赚取了相当丰厚的利润后,从2001年他便开始买卖香港创业板的民企股票,到2003年12月张翔开始将资金投向波动更强的H股认股权证,其高杠杆特性和T+0的交易方式让一贯大手买卖的张翔着了迷。不过他并没有想到日后权证会让他栽了一个大跟头。

  与A股的低迷相反,从2003年年中开始国企股走出了一波单边上升的牛市行情,从2003年4月份的2200点一路狂飙到2004年3月的5440点。尽管是炒权证的新手,张翔的交易却出乎意料的顺手,其初期投入的10万港元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翻了3倍多,着实让张翔得意。到2004年2月初,张翔再增加30万港元的资金买卖权证,此时他的香港证券账户资金已达到70万港元,全部用来炒权证。令张翔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后的交易却是噩梦连连。

  “左一耳光右一耳光”

  与中石油(0857.HK)挂钩的认股权证是2004年最火暴的交易产品,原因是石油价格连续上升,中石油股价一路攀升,其权证更是一飞冲天。张翔在2004年1月31日做出了一个让他日后后悔莫及的买卖指令,以50万港元买入了两支中石油的认购权证。当时张先生认为用不了多久,中石油的正股会按以往的惯例,再上升1.5%到3%,届时该权证便会上升20%到50%。

  出乎张翔意料之外的是,从2月5日开始中石油的股价开始回调,从4.95的高位开始回落,一周内下跌到4.54港元,跌幅8.25%。正股的跌幅看似并不大,却引发与之挂钩的中石油认购权证少则跌去30%以上,多则跌了70%到80%之间(与中石油挂钩的权证有很多支,每个权证的下跌幅度不同)。其原因是国际石油价格回落,整个投资界开始认为国企指数和中石油未来会出现一个较大幅度的调整,对预期上升的认购权证造成了强大的杀伤力。

  “跌得太快了,简直措手不及,出来的机会只有十几秒钟。”张翔回想起当时的情况时仍然心有余悸。25日那天中石油股价才跌了0.25港元,张翔所买的权证下跌了30%。此后的三个交易日中石油连续下跌。张先生的权证累计跌幅达到了67%,张翔终于作出了斩仓的决定,50万港元的资金回到手中仅剩16.5万。
已有近10年投资经验的张翔认为这一次交易失败只是偶然,在A股爬滚多年的他并不服输。在清点了手中剩下的36.5万港元后,张翔后期再投入了50万港元,期望能尽快将损失挽回。让张翔迷惑不解的是,他在权证上的好运气似乎走到了尽头,失败的交易在随后的两个月中频频发生。无论是买认购权证还是认沽权证,市场总是和他对着干。张翔只好频频斩仓割肉,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每天不是左一耳光,就是右一耳光,简直邪门了。”

  张翔自己说在那两个月的交易中越来越沉不住气,每天频繁交易买进卖出达到10多次。10次买卖中大约只有2次是正确的,“每天斩仓都麻木了,看见势头不对不管亏多少先出来再说。亏了近50万就学会了斩仓。”张先生表示。

  四点教训一条方针

  到5月中旬,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张翔手中的资金已经由86.5万港元再度缩水到26万港元。为什么有多年投资经验的自己在权证市场上屡战屡败,张翔直到与多位香港投资人交流后才恍然大悟,他说自己并没有弄明白权证的特性,由于认股权证只是在股票单边上涨或下跌时爆发力强,相对容易判断买卖方向。而在股价盘整期间难以判断股价走势,同时无论是认购还是认沽权证的时间值逐渐被损耗,体现在权证价格是趋向下跌。

  在2003年年中到2004年的国企股牛市初期行情中,权证的收益率相当高,在初期几乎参与的人都能赚钱。也无怪乎张先生刚开始进入权证市场总能盈利。从3月份开始,国企股开始进入调整期,正股股价走势难以判断,权证由于时间值损耗变得难以琢磨。张翔的亏损主要出现在这个时候。

  张翔还总结自己犯了四个错误:一就是将所有的资金投入到带高杠杆的权证中,判断失误时损失惨重。张先生说自己有一个朋友炒港股,将75%的资金用来买股票,25%的资金用来炒权证。短期看似乎收益要少,但长期的结果是他的朋友抵抗风险的能力要强得多。二是投入权证的资金额过大,权证出现急跌时,难以完全出手卖光。三是对权证产品不够了解,权证买卖不仅要研究正股的走向,还需要考虑到权证自身的参数。比如说溢价﹑到期日﹑引伸波幅等因素,实际上权证市场是专业冒险家的乐园,需要知识和经验的累积。四是买卖过于频繁,投资次数越多越容易犯错误。

  在总结教训后,张翔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投资组合,目前他在香港证券市场的账户中,只有5万港元用来买卖权证,其他的资金用来抽新股,买高股息股票。在交通银行(3328.HK)上市后,张翔买入的交行股票从中收益了20%,在熟悉权证市场的脾气后,从权证中也小有斩获。他说自己已经很少每天在权证市场中折腾,看准机会后才会出手。张翔说买卖香港权证最好不要超过10万港元,尽量买到期日长的权证可以相对降低一些风险。

  对于A股权证,张翔表示会采取同样的投资方式,即采用小资金少交易的方式来买卖权证。张翔认为A股的牛市行情迟早会来,如果出现单边上升市才是权证真正有吸引力的时候,目前还没有到炒权证的最佳时期。他还说自己经过2年多权证交易得出了一个“多看少做”的方针。张翔戏称这是在香港亏了80多万港元才买到的四字真言。

  当宝钢权证上市后,张翔又将部分资金分散到这块新阵地上来。

  投资提示

  宝钢权证与香港交易的认股权证同属于备兑权证,但两者的特性有明显区别。事实上,香港的认股权证可以被划分为“衍生权证”(即该类权证衍生自其所挂钩的正股),它最大的特点是由第三方投资银行(而非大股东)发行,并由投资银行担任“做市商”,投资者在买卖该类权证时除了需要考虑到正股股价外,还需要参考权证自身的引伸波幅,街货量,溢价等因素,而且衍生权证往往到期后不会被兑现,仅被投资者当作投资工具,这与宝钢权证不同。